爱奇艺马东:换种活法

【2018-01-13】

  Ikki Maidong:生活不同的法律

  中央电视台“东方文化专访”的主持人兼制片人; 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语言节目导演,导演,2011年CCTV; 2012年12月25日当天,Ichigo正式加入首席内容官。马冬加入壹岐的幻想已经过去了六个多月,2012年圣诞节,艾奇艺术宣布,前央视主持人,导演兼制片人马东将加盟艾奇意担任首席内容官,并将负责艾奇艺的编辑和制作,让中央电视台加入一家艺术公司,马东说,为了改变生活法律,一吉给了马东一个新的舞台,让他有机会把自己变成一个新的媒体人,也让他忙得不可开交在这一刻,他仍然在北京的一个节目现场,下一刻将飞往另一个城市会议。7月8日在北京,刚刚过了一场雨,伊拉色马公园皇城艺术馆,一骑与河南卫视合作制作的“中华英雄”将在这里举行现场发布会,发布会开工时间预计将比预期晚近一个小时,赶到现场忙碌的马东迎接各方,顺便问到员工告诉更衣室准备发言余丹不要紧张。这时,一名女孩出面低声告诉他,自7月10日起,“中华英雄”APP正式上线,正版和越狱版的用户可以下载使用。马东问:什么是越狱?女孩用白话来解释,马登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加到了她后来的讲话中。 Madon在舞台上略显疲惫,身穿白衬衫一如既往地穿着黑色西装,而下身则是会议礼服的大小或是在牛仔裤上见面的活动,马东一向在服饰上一丝不苟,几乎都是全套装与黑色和白色西装。他解释说:昨天晚上在北京,雨水太重了,被迫沉阳,刚搬回北京,根本没有时间换裤子。从他的服装来看,Madhur是一个高度自我要求的人,对于我们应该或不应该说的关键问题,我们绝对不应该透露一点信息。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对这个外交秩序不加评论。相反,用一种近乎嘲笑的语言来绕开话语,对于提问者来说,在电视界多年来不能反击太极拳,他对于如何对付记者都太了解了。有些话题,总是想问马东,却被助手旁边的人当作禁忌,只允许问一些与事情有关的工作。长期以来,眼中的人多,无论做多少工作,马东都无法逃脱赛季之子的标签。也许,作为一个着名的大门,或多或少要受到社会的关注,好像是在这个问题之内;不要做,那不是孩子的教父;甚至只是中规中矩,跟大多数人一样平凡,在这辈子也会被别人说:看,富三代,我的儿子没有继承老子的才华。 34岁的马杰是独生子女,但由于忙碌的工作没有时间考虑,让马东变得调皮和早熟:听9岁的邓丽君,开始渴望爱情;读完“三国演义”十二年后,十四岁就爱上了“红楼梦”,收藏了各种版本; 17岁的美眉女同学,无意识的学习,在南唐口袋里的两个字和纳兰字; 18岁被送到澳大利亚学习电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工作和恋爱,直到他十四岁。仅三年后,他去了中央电视台,一干就是11年。中央电视台11年来,经历了第一次职业生涯的高峰,成为着名电视节目“挑战主持人”和“文化采访记录”主持人的主持人和制片人。 40岁,还担任2009年央视春晚语言节目总监,并登台登台漫画“新功能”; 2011年,央视春节仍然是导演之一,并成为央视艺术频道助理导演。在此期间,马东工作顺利,但受到感情打击。到了2006年底,他的父亲死于心脏病。 38岁的马东心慌意乱,父亲前几天刚刚完成了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制,还回想起了表演中父子的乐趣,并表示马东学会相声走自己的路,是让他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在,马东很少在公共场合讲他的父亲,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他马先生,但在马东的脑海里,却一直遵循着他父亲的教导:做你想做的事,你想要2012年12月的冬天,Madon做他们想做的事情,选择了Gong Yu和Ai Qi Yi,开启了人生新篇章,也许这将是他第二次职业生涯的巅峰。市场化“综艺”:为什么选择离开中央电视台?马东:其实我已经这么多次说了,我的辞职申请很早就发了,两位总统都谈过了,我没有想到当时在哪里,只是知道自己想改变一个活法,改变我的生活方式,所以从中央电视台免费退出一段时间后,每天都在玩一些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在我离开中央电视台之前,我参加了一个培训班。领导干部,并联系了很多关于视频行业的信息对我的影响是相当大的。我突然意识到,这个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结果,这成了我的离职训练之一。 “百变”:在央视之前的时候,视频网站有什么样的看法?你为什么选择加入爱奇艺?马东:我三年前就开始关注视频网站。传播方式已经改变,如果传播的人不在乎,说得通的。我们一直在谈论三网融合,三网融合是网络视频行业发展的强项;二是电视制作领域的队伍,特别是电视剧市场的过程是非常快的,现在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电视剧产业虽然电视市场没有美国市场那么大,生产水平相当对电视制作来说,虽然有意识形态的控制等因素,但从制作上来说已经有很多年了,它肯定有一个改变的机会。从央视出来之后,我已经把电视生产的经验包括了生产积累和层次积累。后来遇到了龚瑜,我们一拍即合,对视频网站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而我在电视行业积累的东西是有用的。与龚瑜谈过后,我进来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龚瑜给我一个职称,首席内容官说,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发现之前有一个词,那就是它。品种:作为首席内容官,你的工作是什么?马东:我负责奇艺是负责整个内容的一部分,包括购买版权,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一块爱情,就是神奇艺术成本最高的一件作品。还有自制的节目,Ikki Arts已经累积了过去三年非常好的自制节目队,在视频行业横向比较是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可以说是最好的。我们将开发包括微电影,电视剧,电影,网络剧,自制节目等在内的新节目。我们也特别希望能够建立网络联动模式,探索两者之间的可能性。可能性分为四个主题:趋势,内容创新,技术,营销整合,后三个困难需要很多人才可能通过这两个平台。 “艺术”:人们普遍认为,制度内部有更多的限制,制度之外有更多的自由。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马东:很多人会说央视有这么坏的说,其实应该是好一点,然后去找不好。作为全国最大的媒体,最大的平台,地位,覆盖观众,影响力,发言权等等,没有一个比央视好的平台,我诚恳地说,中央电视台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我认为这是没有道理的,只是看问题不是客观的,当然也不是说每个人都去那里工作,我是出于个人原因离开的,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这十一年,我觉得我得到了很大的新鲜感和满意度,我负责管理整个频道的三个频道,我是主持人的制片人和导演,几乎能够做到乔布斯做了,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大领导,还有其他的选择我可以做,当我想有所作为的时候,我认为是我的运气。“综艺”:如何看待视频网站正在积极开发自制戏剧,自制节目?马东:这不仅仅是推动的视频网站。像去年的“中国好声音”一样,它打开了中国电视业的大门。广播电视网站和视频网站的出现,使电视节目制作行业面对强大的市场化浪潮,使行业竞争激烈,未来生存,使行业本身强大。 “品种”:在激烈的竞争中,自制程序依靠什么取胜?马东:靠机制。我认为互联网视频产业机制优于传统的电视产业机制,但传统电视产业确实具有覆盖面广,观众习惯等不可替代的优势。但是,制作电视的人首先对生产敏感,其次是对市场,对传播方式的变化很敏感。但视频网站的传播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是科技带来的变化。我想三年内会有更快的发展。 “品种”:制作电视的人,市场非常敏感,所以人们做视频?马东:其实一样。对于我来说,我对未来几年电视或视频网站的判断是内容输出的出口商,中间有一个大的生产集团;这个制作小组现在已经依附到电视机构了,我觉得它会渐渐的出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入互联网,视频行业,也许就成为一个独立的制作集团,就像全国有这么多的电视制作公司一样。 “品种”:如果达到这个状态,与现在的生态链有什么不同?马冬:表演会更好,竞争会更激烈,整体水平会提高。 “品种”:将更加市场化。马东:是的,相信市场的力量,总体水平会迅速提高,但是控制是一个变数。 “品种”:在你看来,我喜欢奇艺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马东:艾琦毅是一家拥有强大媒体基因的科技公司。保持技术的最前沿是Ikki和PPS的未来。 IQIYI刚刚完成与PPS团队的合并。 PPS团队是一支高科技团队。它是P2P技术的行业领导者,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们两个人的融合和互补使我们在整个P2P技术层面都有了很好的前景。 “百变”:你谈到了光媒体近期的发展,用它来做内容提供商,我对梦幻美术未来内容提供商不用做什么?马东:我觉得光明,不管是电影投资,戏剧投资还是综艺节目制作,都是当前爱琪仪研究的例子。它的规模和投资效果,特别是像“泰囧”这样的投资项目是一个行业的学习榜样,好莱坞认为它们太强大了。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决策过程是基于运气还是其他的。 “综艺”:一骑在其自身的优势在哪里?马东:一骑为创业公司,所有创业公司都是一个紧迫感强的公司。所有高科技公司都只有30天的时间关闭。这是真正的事实,因为行业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很多新事物都没有盈利模式。这是高科技初创企业的风险,但也是有吸引力的。自从我开始喜欢神奇艺术以来,许多策略都被打开了,每一次都在不断的学习和改变。当我在2008年初开始喜欢“神奇艺术”的时候,我们在这个行业的地位跟今天不一样,所以当时的策略当然和今天不一样。与PPS合并后,我们的行业地位不同,战略也一定会改变。这个变化非常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