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是时候对网络进行大力治理了

【2018-01-15】

  新华社:现在是大力管理互联网的时候了

  超越时代的互联网治理最糟糕的互联网谈论互联网自1969年以来,两台美国实验室计算机,仅仅5米长的电缆连接,神奇地开辟了一个新的局面。几十年后,世界各国竞相投入互联网的发展和应用,进入了今天的强大势力,互联网时代的兴起确实带来了沟通的便利和快速普及海量的信息,然而,当硬币的另一面被打开时,现实并不是那么令人兴奋,规范和安全,漏洞和危机的严重缺乏互联网的另一面的出现是代价高昂的虚拟社交网络正在被利用成为其他政府的煽动性甚至颠覆性工具,受到美国控制的全球公共和多国政府已经变得愤怒,从网络犯罪中盗取财富和数据的企业和个人已经充满焦虑和恐惧,一切都像狄更斯“双胞胎”中的那句名言:这是最好的时候,这是最糟糕的时候,这是智慧的时代,它是我的突然发现人们并不那么快速成长,事情做好了准备,既没有得到充分认可,也没有就如何管理达成共识。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些国家亵渎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依法治理互联网,宣称互联网的绝对自由。它声称打破一切界限似乎相当混乱了一段时间。如果你天真地认为它的动机不错,它只是来自穷人,如果你相信它是自由和高尚的,那就是不择手段。最终,斯诺登引发的“棱镜门”事件,开启了世界的眼界,使许多国家感受到了无罪,轻信的后果,客观上迫使国际社会从更广阔的视角和高度来审视网络和信息安全治理问题。在所有国家,互联网的发展也是最好的也是最糟糕的。以中国为例,今年是全面上网20周年。中国企业在全球五大互联网公司“市值”(和eBay的总和)上占据了两席,互联网带来了财富和便利,同时也面临着挑战和风险。讨论维护这个任务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中国电子商务正常运行,年交易金额达10万亿元,需要多少技术监督,只有即时通讯管理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数据,超过8亿,随之而来的是谣言,恐怖主义行为,欺诈行为,色情信息等在互联网上猖獗的非法活动以及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蔓延,网络渗透破坏活动愈演愈烈。一个及时的治理,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最好还是最差?所有看似虚拟的,但虚无无比,他们实际上创造互联网安全问题,是全球收紧超越最佳与最坏的冲突被迫在2014年的任务称为全球网络安全管理的分水岭。美国监控丑闻依然存在发酵,国家强烈谴责甚至提出要开办新灶。对于中国的互联网管理经验,像日本公众,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互联网管理钦佩。当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提出并讨论在欧盟内部建立独立的通讯网络,以防止欧盟国家之间的电子邮件和数据绕开美国;巴西还宣布建设自己的与欧洲直接相连的海底通信电缆,以防止互联网信息受到美国的监控;欧盟计划在2014年底之前通过欧洲数据保护改革计划;日本,俄罗斯和印度也积极加强网络安全,这一年他们对中国的互联网法规知之甚少,甚至有偏见的国家也开始认真研究,学习和借鉴中国的管理经验和理念互联网,这在今年四月下旬在巴西圣保罗举行的互联网管理大会上尤为明显。会议上,在自己的边界内管理互联网事务的想法得到了出席会议的跨国公司代表的支持,尤其是那些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显而易见,各国都明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一个和两个叶轮的两个翅膀。在国家战略层面,安全问题显得更为重要和迫切。互联网已经渗透到军事,文化,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网络已经突破传统边界,成为新的边界的国家与不安全的网络。和平将不会建立起来。一个安全有序的互联网的建设已经成为几乎所有大国的政策。越来越多的国家元首强调互联网安全,甚至直接要求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全球化的互联网,需要的不是猜测或相信一个国家组织所谓的动机是好的,或者是对互联网健康发展的一厢情愿,而是立法,安全,促进发展。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世界各地越来越依赖互联网,包括不安全因素会不会导致很多损失?事实上,当互联网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人们再也不能忍受今天互联网的不安,也不能承受损失。互联网,没有救世主的需要。在有些国家的调子言辞背后,有些国家没有对黑客,窃听和监视提供合理的解毒剂。盗贼“还在上演,互联网不需要一厢情愿,虚拟钱包里发生的汞痢疾等一切都被盗,隐私被偷窥,核心数据被盗,色情信息传播等诸多国家已经逐渐接近了互联网无序发展的神话,因此,为了未来几十亿人的利益,利用网络的力量,今天的最好和最坏的时机,互联网需要被超越。 (完)